柳州莫菁16p

联系我们||微信扫一扫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    指导单位:中国房地产业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房地产金融
当前位置:柳州莫菁16p - 柳州莫菁16p - 楼市评论

为何要在上海设立“科创飞地”?

来源:中国房地产金融作者:白若凌时间 : 2022-03-22 12:48
上海科创策源功能凸显,长三角城市在沪争设“科创飞地”。

 “研发、创新在上海,生产制造在本地”,这成为上海科创中心建设汇集各方资源又一个区域创新合作样本。

 近年来,伴随长三角一体化加速、上海国际科创中心建设以及科创板的推动,越来越多的长三角城市将产业创新触角延伸到上海。上海作为“科创中心”的桥头堡,吸引一批“科创飞地”如雨后春笋纷纷设立。这一“反向飞地”受到追捧,特别是来自长三角区域各级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与创业企业、高校等创新实体的试点融合,让上海“科创飞地”在长三角乃至中国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借船出海”链接科创资源

 2021年,我国开启第十四个五年规划时代,其中“创新驱动”成为国家战略和各级地方政府为之努力的重要方向之一。科技创新既是国家战略,也是产业新发展格局的重塑。

 上海在科创“‘十四五’规划”中指出,到2035年,上海科技创新策源功能明显增强,努力成为科学新发现、技术新发明、产业新方向、发展新理念的重要策源地。

 截至目前,上海已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前沿。2021年4月27日,上海市经济信息中心发布了《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评估报告2021》,该报告以全球近150个主要创新城市或都市圈为评估对象,评估指标选取基础研究、产业技术、创新经济和创新环境四大类共23项。

 在全球科技创新中心100强中,北京位居第六,上海位居第九,深圳首次超过香港,进入20强。从入围城市分领域评分看,上海在基础研究、产业技术、创新经济方面表现不俗,其中创新环境打造方面领先全国。

 目前,上海在重大科技前沿领域领跑全国,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成和在建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14个;重大原创科技成果不断涌现,如全球首个节律紊乱疾病克隆猴模型一批首创成果,面向经济主战场的刻蚀机、光刻机等战略产品取得重大突破;引进外国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第一,连续8年蝉联“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成为全球科学家在中国事业发展的首选城市;区域辐射带动作用持续提升,张江、临港、闵行、杨浦、徐汇、嘉定、松江等科技创新中心承载区发展各具特色。

 此外,上海在推动“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建设上发挥着辐射带动作用。如全长40公里、辐射面积近8万平方公里的长三角G60科创走廊联席办公室设在上海松江。

 在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各地方政府积极向上海靠拢,通过设立“科创飞地”实现跨区域科技创新资源共享,共同推动科技创新共同体建设。

 什么是“科创飞地”?一般分为“正向飞地”和“反向飞地”两种发展模式。

 “正向飞地”就是经济发达地区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设立一块飞地,发达地区负责出资和招商,不发达地区出地、出劳动力,最终实现合作共赢。

 “反向飞地”是由相互独立、经济发展存在落差的两个行政地区,为了打破区划限制,通过跨空间开发实现资源互补、协调发展的一种区域合作模式。反向飞地是经济发展落后的一方,探索研发孵化在外地、产业化在本地的逆向创新模式,成为本地吸引高端人才和优质项目的新创举。

 通俗意义上理解,是欠发达地区在经济发达区域设立“飞地”,实现“创新孵化在外地,产业化发展到当地”的目的。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创新孵化中心、人才汇聚中心,还是一个招商中心、本地企业成长溢出需求的承载地。

 大商汇教育集团创始人王成告诉《中国房地产金融》,地方政府寻求下一轮的科技创新,科技创新则需要人才驱动。但是,核心人才聚集在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等创新基地。因此,政府需要在创新驱动上紧抓人才机制、服务机制建立,紧密调动各方资源。

 由于上海创新资源雄厚,高科技研发机构和人才团队众多,拥有众多一流的高校和高端人才,无疑是众多地方来沪建造“科创飞地”和“人才飞地”的首选目的地。

 从产业定位来看,“科创飞地”多集中于战略性新兴产业,与飞出地重点培育的产业高度匹配。例如在上海,主要分布在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闵行区(虹桥商务区)和嘉定区(安亭汽车工业区)等创新要素集聚、交通便利的区域。

 “科创飞地”的涌现,无疑为亟待产业升级的地方经济带来一种活力,“借船出海”“借梯登高”,为本地产业提升科技能力,实现地区间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哪些城市在上海开设“科创飞地”?

 目前,长三角城市“创新飞地”建设取得显著成效,浙江、江苏、安徽等地纷纷在上海落地建立“科创飞地”。

 2019年,浙江发布《关于建设数字经济“飞地”平台的指导意见》,浙江计划到2022年,全省数字经济“飞地”超过100家,示范基地30家以上。截至2022年1月,浙江已推出两批合计42家数字经济“飞地”示范基地。

 目前浙江各市县布局在上海的飞地包括:温州(嘉定)科技创新园、嘉善国际创新中心(上海)、莫干智谷——上海国际招商引智中心、南浔(上海)科创中心、安吉——上海两山双创园、婺城上海科创中心、上海张江(衢州)生物医药孵化基地、永康武进创新合作基地(上海)、台州玉环(上海)科创人才飞地、乐清·南翔科创合作基地、普陀湾(上海)众创码头、温岭(上海)国际创新中心、丽水(上海)科创中心、瑞安市(安亭)飞地创新港等诸多“科创飞地”。

 嘉善国际创新中心(上海),通过“科创飞地”将打通科技人才项目在大城市孵化与本土产业化联合发展的通道,实现区域创新资源与产业结构的优势互补。该中心位于上海虹桥商务区虹桥世界中心,与国家会展中心隔街相望,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提供给创新创业企业一站式服务、标准甲A级办公写字楼,还有五星级铂瑞酒店、全球商品贸易港等高端的商业配套。目前,创新中心已吸引上海大学复合材料研究中心、涂鸦智能、数澜科技等多家企业入驻。

 为了弥补衢州高端人才不足、生物医药基础薄弱等先天不足,2013年浙江衢州市另辟蹊径,租用了上海张江核心区域6000余平方米,作为生物医药实验平台,在知名的衢州乡贤、原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赵南明教授的引荐下,5名有国际影响力的人才带着项目来到了张江园区。2015年,衢州市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设立了自己的孵化基地,以“创新飞地”的模式,将孵化基地打造成为衢州接轨高精尖技术的桥头堡。

 截至2020年10月,长三角区域内其他城市在上海设立科创飞地共24家,其中浙江省为20家,占84%,2019年设立了16家,占67%。

 以往上海飞地布局在江苏,如今江苏省内一众城市也将飞地开办在上海。2020年,无锡市首家驻沪“科创飞地”——江阴高新区(上海张江)科创孵化器正式成立。江阴市委常委、江阴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陈兴华表示,上海张江异地科创孵化器未来将会成为“全球研发、上海孵化、江阴产业化”的“科创飞地”新样本。

 2021年,太仓市在上海德国中心设立德国中小企业(太仓)孵化中心,借助上海国际平台优势,推动太仓招商服务前移,招引更多德国项目落户太仓。太仓将进一步做好政策支持、载体建设、要素保障等工作,竭力为落户德企提供更好的服务。

 安徽也在加快推进“科创飞地”建设。2020年8月,安徽宣城首家“科创飞地”——宣城(上海)科创中心正式落户上海,位于上海临港松江科技城创智6号楼。

 宣城(上海)科创中心将着眼于“内循环”加速,引导宣城汽车零部件、智能制造、医药食品、电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等六大产业龙头企业、骨干企业在沪设立研发机构,鼓励优秀创业团队项目入驻并进行深度培育扶持,利用长三角G60科创走廊九城市既有产业链资源进行协同孵化、技术攻关,带动高端研发创新资源加速向松江区集聚,构建跨区域产业合作新模式。

 此外,安徽省商务厅相关人士在2021年透露,安徽拟投资8亿元打造在沪离岸产业孵化平台,探索在上海购置土地自主建设“科创飞地”。

“科创飞地”如何运营管理?

 从曾经的“产业飞地”到“科创飞地”,“飞地经济”模式的内涵和意义被不断丰富,也成为各地政府争相实践以及不可或缺的创新引智引资引产新模式。

 在上海“科创飞地”打造、运营与管理上,与传统地方政府驻沪“招商”有何不同?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房地产金融》,首先,要匹配当地的主导产业定位和发展方向,不能单纯将“科创飞地”等同于“招商中心”,“科创飞地”更多要形成“创新研发、孵化在外,产业落地、生产制造在当地”的格局,这样才能促进“科创飞地”发挥它的原本价值。

 其次,地方政府需要有投资视角,由于“科创飞地”引入的是研发创新型项目,不应将目光停留在项目产业化环节,还要具备产业投行的能力,实现“链接创新、飞地孵化、战略投资、地方整合”。

 第三,注重人才链的打造,“科创飞地”不能将功能赋予在产业化落地上,还应该看到,引才引智的重要性,高端、高技术、创新人才培育和引入,将会对本地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

 在“科创飞地”打造上,无论将其定位于实验室、创新中心还是孵化基地,都需要一个实体空间来承载。当前“科创飞地”占地面积小,多通过孵化器、创新平台等方式运行,且聚集某一高新科技产业进行集约式发展,呈现出明显的特色专业化、高密度和高浓度特征。

 上海办公楼、产业园区业态丰富,在一定程度上为“科创飞地”的承载提供了基础。上海日前公布《上海市产业园区转型升级“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打响5个左右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园区品牌、50家特色产业园区和50个精品微园,建设7个数字化转型示范区和5个数字新基建标杆园区”,这为精准对接“科创飞地”提供了一个蓝图。

 针对“科创飞地”落地管理模式,《中国房地产金融》分析了几类“科创飞地”,大致总结了三种运营管理模式。

 第一类,地方政府所属国企主导,如中国盐城(上海)国际科创中心,依托市属国企盐城东方集团投资、建设与管理经营,并承担资产管理与招商引资双重职能。

 第二类,地方政府与第三方合作运营的模式,江阴高新区(上海张江)科创孵化器依托第三方专业孵化公司——太库科技,通过连接太库科技在全球的孵化网络,为江阴引来优质项目,这些项目不只有上海本地,还有来自全国及海外项目。据太库负责人介绍,专注在锂硫电池的讯泰科技与新材料领域的皮摩科技,已通过太库的平台在江阴实现了产业化。

 第三类,地方政府与产业方共建。位于上海张江的丽水国际科创中心便是这一类的典型样本。丽水国际科创中心在上海成立的原能细胞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孟君对《中国房地产金融》表示,原能细胞科技集团与丽水市经开区通过“细胞治疗临床项目、科创飞地、区域细胞库、干细胞存储”等一系列合作项目,互惠共赢,最终促进当地卫生健康事业及产业经济发展。

 2020年,丽水经开区在上海张江科学城和张江药谷核心区设立了丽水首家驻沪“科创飞地”,随着配套设施逐步完善、多家企业纷纷入驻,这个“人才科创飞地”已升级为丽水在上海的“城市会客厅”。

 这个占地18亩、面积2.1万平方米的丽水国际科创中心,已成功招引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科创板上市企业以及完成A轮融资(融资总额5.6亿元人民币)企业共计5家入驻,同时正在洽谈一批生物医药企业,初步形成了创新药(类似药)产业小集群。

 “丽水国际科创中心拥有位于上海浦东区位优势、国际水准的和完整的生物医药上下游产业链优势、全球顶尖药企的区域总部或研发中心及高校集聚要素优势、拥有四栋独立的研发和办公大楼空间优势,为丽水经开区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提供强大动能。”某位熟悉飞地建设的工作人员介绍道。

 有了硬环境的优势,还需要招引政策的衔接。丽水国际科创中心建有生物医药产业基金,按照“一园一基金一政策一平台”的定位,重点支持生物医药企业研发平台入驻,并引导企业在经开区建设生产基地和销售总部,形成“研发在沪,生产在丽、销售总部在丽”的沪丽协同产业培育创新模式。

 某位熟悉飞地建设的工作人员表示,丽水国际科创中心将以上海为中心,把产业链招商、基金招商、研究院所招商和招才引智工作延伸至整个长三角城市群,源源不断地为丽水经济发展集聚更多高端资源要素。

 2021年以来,驻沪招商办事处从长三角地区获取171条项目信息,其中有效信息167条;参与推动项目落地46个,总投资102亿元,其中制造业项目14个、数字经济项目32个、大项目10个。

“科创飞地”需政企携手共建

 “飞地经济”的合作成功,决定性因素是来自政府的支持,特别是飞入地政府的统筹安排与协调规划,这样才能促成区域经济之间的合作顺利展开。

 在孟君看来,“科创飞地”是对高科技企业的服务前置,目的是实现两地双赢,政府和企业都需要做出一些努力。

 “高科技企业在前期创新阶段,因为还没有产生较多税收、就业及步入‘上市公司’的阶段,地方政府少有意愿提供各方面包括资金的支持。这导致高科技公司相应的存活率下降,国家产业创新的效率也打了折扣。尽管这个阶段的支持角色可由资本来担当,但是资本追逐回报率、资本投资年限及企业研发产品的周期,都有着深层次的矛盾。”孟君说,通过“科创飞地”,飞地所属地地方政府(即平常所说的“飞入地”)在高科技企业早期介入提供支持,并在企业的成长过程中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实现了地方政府特定产业的发展目的。

 孟君认为,目前科创飞地模式的痛点,主要在于对于飞地所在地(即“飞出地”)的回报力度不够。

 “鉴于飞地所在地实质性为高科技公司提供了特定创新集聚生态,而且这种创新集聚生态的打造及维系费时费力,如对创新集聚生态中人才及家庭所提供的安全、医疗、教育等服务都需要公共财政的支持,但由于飞地所在地政府缺失产生收益的重要环节包括企业制造、销售环节的缺失,会造成飞地所在地政府一定程度的抵制。”孟君表示,尽管飞地所在地留住了最重要的人才以及其所发生的消费,但如何实现成本共担、利益共享是重要但有待进一步探讨的环节。

 “应该让飞地所在地与飞地所属地形成合营机制共享收益。”孟君认为,通过这种顶层设计,才能激发“科创飞地”的活力。

 另外,假以时日,随着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参与创新竞争,以及“科创飞地”这一模式的推广,“科创飞地”将会呈现越来越专业化、市场化趋势,入驻飞地的项目公司类型会随之前移,对“科创飞地”的运营要求也会随之提升。

 孟君表示,以丽水市经开区在上海张江的国际科创飞地为例,目前以引入进入临床研发阶段的产品及公司为主,而在未来会出现以尚在临床前实验甚至概念验证的产品及项目公司为主的“科创飞地”。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专业化、市场化团队对项目发现及赋能,也对链接产业、科技、资本的能力以及运营提出挑战。

 从国家战略层面来看,科技创新已经成为产业转型的重要方向。“创新集聚的马太效应不可逆转,‘科创飞地’有利于产业升级、高科技企业成长,有利于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也是解决地区不平衡趋势扩大的有效手段。”孟君认为,虽然“科创飞地”发展还需要进一步创新与突破,但对它的发展前景充满期待,“科创飞地”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 | | | | | |

版权所有 上海天地金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