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莫菁16p

联系我们||微信扫一扫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    指导单位:中国房地产业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房地产金融
当前位置:柳州莫菁16p - 柳州莫菁16p - 地产新闻

投贷联动,有多大的想象空间?

来源:中国房地产金融作者:文/任涛 厦门国际银行投行分析员时间 : 2022-03-26 20:38
未来随着投贷联动业务机制的不断完善,投贷联动业务在服务科创企业方面应有比较大的想象空间

 如何充分调动各方市场主体的积极性,更好发挥商业银行的资金优势与股权投资机构的专业优势,有效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支持科技自立自强,促进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是摆在当前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作为近年来政策部门与金融机构不断在探索的一类业务品种,从国外引进的投贷联动业务在服务科创企业方面已有一定实践与经验积累。笔者相信,未来随着投贷联动业务机制的不断完善,投贷联动业务在服务科创企业方面应有比较大的想象空间。

一、国外在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方面已有成功实践

 所谓投贷联动业务,具体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以“信贷投放”为主,与股权投资机构“股权投资”相结合的方式,通过相关制度安排,由投资收益抵补信贷风险,实现信贷风险与收益相匹配,为客户提供持续资金支持的一种融资模式。

 (一)该业务模式由美国硅谷银行(现称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率先实践,并逐步得到推广。硅谷银行金融集团是一家专注服务于高科技领域的金融机构,不过其在最初运作的十年时间里默默无闻。1991年硅谷银行金融集团开始调整业务范围,专注于为科创企业、风险投资机构及其创始人和高管提供包括商投行在内的全链条全周期金融服务,才逐步走出特色。其中,以投贷联动业务最受关注。

 (二)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简称SVBFG)目前由四大板块构成,分别由硅谷银行(简称SVB)[ 官网为http://www.svb.com/]、硅谷私人银行(简称SVB Private Bank)[ 官网为http://www.svb.com/private-bank]、硅谷银行资本(简称SVB Capital)[ 官网为http://www.svb.com/svb-capital]和硅谷银行投行(专注于生命医疗领域,简称SVB Leerink)[ 官网为http://www.svbleerink.com/]等四大主体运营。其中,SVB Capital为硅谷银行金融集团旗下专注于投资业务的子机构,和SVB Leerink作为独立市场主体,均具有股权投资功能,二者既可以对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进行投资,亦可直接通过股权资金投资于企业。

(三)硅谷银行金融集团开展的投贷联动业务主要有以下几个要点:

 1.一般情况下,科创类企业在风投机构介入后的空窗期内往往会面临相应运营资金需求,为此硅谷银行金融集团通常会选择向已有风投机构进入的科创类企业提供贷款等金融服务,但其贷款利率一般会高于市场平均水平。其中,对于风险较高的客户则往往需要通过“手续费+认股权证”获得风险补偿。

 这里认股权的行权条件通常会设置为对应企业上市或被第三方收购等,若不行权则可以通过转让认股权证来实现投资收益。目前,硅谷银行金融集团通过认股权证形成的收益(隶属衍生证券投资收益)分别占其营业收入和利息净收入的7.02%和10.99%,且2016年以来这一比例持续提升,呈现出一定周期性特征。

 2.对于资质相对较好的客户,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的投资子公司(SVB Capital)会直接进行跟投,但硅谷银行金融集团与硅谷银行资本之间相互独立,风险与收益自担。

 3.硅谷银行介入科创类企业的另外一种路径为间接投资模式,即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的投资子公司(SVB Capital)将资金投到风投机构,成为其有限合伙人(LP),由风投机构再进行投资。根据公开信息,目前硅谷银行金融集团已经是200多家风投机构的LP,并与美国多数风投机构建立了广泛业务合作关系。

二、国内金融管理部门与商业银行在投贷联动业务方面亦进行了有益探索

 鉴于投贷联动业务在国外的成功实践,国内在投贷联动业务方面亦进行了有益探索。事实上,浦发硅谷银行、北京中关村银行以及汉口银行一直在推行的科技金融正是充分借鉴了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的实践经验。

(一)金融管理部门积极引导

 1.为进一步完善科技金融服务模式,支持科创企业发展,2016年4月,原中国银监会、科技部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 开展科创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16]14号,下称14号文),基本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投贷联动业务体制机制。具体看,14号文允许试点银行与在境内设立的具有投资功能的子公司合作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为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的科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

 2.为推动银行业保险机构优化科技金融服务,支持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2021年12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支持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指导意见》(银保监发【2021】46号),进一步明确提出“鼓励银行机构充分发挥与其子公司的协同作用,为科创企业提供持续资金支持……与外部投资机构深化合作,探索‘贷款+外部直投’等业务新模式”。

 以上意味着,当前政策层面对商业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正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而投贷联动业务在服务科创企业方面也被寄予更高期待,预计未来投贷联动业务领域的政策供给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

(二)商业银行主动作为

 受政策引导与国外金融机构在投贷联动业务方面的成功实践等因素影响,国内商业银行在投贷联动业务方面亦有主动作为。

 1.浦发硅谷银行在投贷联动业务方面,充分借鉴了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的经验,构建了“认股期权+股权投资机构”的投贷联动业务合作模式。具体看:

 (1)与浦发银行体系内的股权投资机构(如浦银国际、浦银安盛资管)等平台合作,由后者直接进行股权投资或持有认股期权,并通过直接行权、企业回购或向第三方转让等方式实现退出。

 (2)与外部活跃VC/PE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对于后者已进入或即将进入投资的企业给予贷款等金融服务支持,相关的业务合作模式包括但不限于股权代持、直投、间接投资(浦发银行子公司担任股权投资基金或政府产业基金的LP)。

 2.根据目前市场调研情况来看,国内大部分银行的投贷联动业务模式和浦发硅谷银行相似。即在授信之外,认股期权协议由股权投资机构、科创企业客户以及科创企业客户拟转让股权的股东三方共同签署,并由股权投资机构行权。

 不过也有一些例外,以建设银行为例,其在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明确认股期权协议由建行体系内开展投贷联动业务的某分行直接与科创企业客户及其拟转让股权的股东等共同签署,并默认由建行体系内的建银国际代为行权。

 考虑到,商业银行直接作为认股期权协议的签署当事人,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商业银行法》第43条的规定(即商业银行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建行的模式似乎存在一定合规瑕疵。

 3.基于此,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大多只能采取迂回的方式进行,即浦发硅谷银行的模式。当然实践中还存在一些细节上的差异,具体看:

 (1)与外部股权投资机构合作的选择权贷款模式,商业银行与股权投资机构分别进行信贷资金投放与股权投资,共同培育客户,同时双方约定未来由股权投资机构代为持有一定数量的股权并进行相应的分成。

 (2)与旗下股权投资机构开展深度合作的“母子联动”模式,即商业银行将具有股权融资需求的客户推荐给旗下股权投资机构,由后者直接进行股权投资。

 (3)商业银行自营资金与理财资金合作开展的投贷联动业务,即前者通过信贷资金投放,后者直接股权投资或通过嵌套产业基金、股权投资机构的方式进行股权投资。不过目前该业务模式存在较大合规问题,存在典型名股实债隐患。

三、当前投贷联动业务在实践过程中仍存在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

 过去一段时期,虽然政策层面与商业银行在投贷联动业务方面进行了积极引导和有益探索,但目前投贷联动业务体量仍比较小,在服务科创企业方面尚未发挥真正效能,商业银行在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还有诸多顾虑。包括但不限于:

 (一)投贷联动业务本身往往涉及商业银行、股权投资机构以及拟转让股权的股东等多个市场主体,这些主体之间的风险偏好、审批流程、贷后或投后管理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相互之间契合的点本就比较少,而在14号文的约束下,商业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还需要在项目筛查、贷款“三查”等方面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和监管报送要求,导致商业银行在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处处受限。

 (二)为避免在风险偏好等方面差异带来的一系列摩擦问题,商业银行在开展投贷联动业务时通常选择与所属集团体系内的股权投资机构进行合作,但14号文明确“试点机构设立的投资功能子公司与银行科创企业信贷账务最终纳入银行集团并表管理”,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商业银行拓展投贷联动业务的资本补充压力。

 虽然目前监管部门并未明确股权投资公司的风险权重问题,但若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商业银行对工商企业其他股权投资的风险权重为1250%,则商业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的动力无疑会被大幅削弱。

 (三)目前开展投贷联动业务的商业银行已较为丰富,但大多不在14号文拟定的试点银行名单内。同时,对于试点地区和投资子公司的投资对象,14号文也给予了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经过近几年的实践,14号文的诸多规定已经显得不合适宜,需要结合最新情况进行修订,以更好发挥投贷联动业务的力量。

四、对进一步完善投贷联动业务机制的几点建议

 投贷联动业务是建立在传统信贷业务基础上的一项新兴业务,为充分发挥商业银行的资金优势与股权投资机构的专业优势,更好服务科创企业,支持科技自立自强,需要结合过去几年的实践,查漏补缺,进一步完善投贷联动业务机制,改变目前仅有少数地区、部分银行在缓慢试点投贷联动业务的现状。

 (一)结合各市场主体的参与意愿与能力,扩大试点地区与试点银行范围,赋予各地区更大自由裁量权。14号文将试点地区限于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上海张江、天津滨海及西安等五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以及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恒丰银行、北京银行、天津银行、上海银行、汉口银行、西安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和浦发硅谷银行等十家机构,试点地区与名单范围均比较窄,限制了投贷联动业务的拓展空间,明显已经不合适宜。为此,建议在第一批试点的基础上,全面放开试点地区限制,扩大试点银行名单,明确投贷联动业务对象不局限于非上市企业,同时将投贷联动业务作为鼓励事项而非试点事项推动,有效提升各参与主体的积极性,并扩大覆盖面。

 (二)对内部投贷联动与外部投贷联动两类业务给予不同程度的政策倾斜,以更好发挥股权投资机构的专业优势。具体看,针对与集团体系内股权投资机构合作开展的内部投贷联动业务,建议尽快明确股权投资机构的风险权重计提标准,并在风险权重计提与关联交易等方面给予一定倾斜(如风险权重不高于一般传统信贷、豁免关联交易相关要求等);针对与集团体系外股权投资机构合作开展的外部投贷联动业务,由于双方经营相对独立、风险隔离已有一定保障,建议相关事项以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为根本遵循即可,无须在监管报送、业务管理与机制建议等方面提出更多要求,并给予一定程度的豁免。

 (三)投贷联动业务模式诞生的本源是为股权具有增值空间的科创企业提供更完整的综合金融服务,不过这类客户从规模和体量上一般被归为科创类企业,因此该类业务应致力于持续扩大客户数量,以服务更多科创类企业为根本出发点。基于此,建议监管部门在制定政策与引导金融机构时,应充分结合各参与主体的意愿和能力,在更强调投贷联动客户数量的同时,不设规模指标限制。

 (四)投贷联动业务的关键在于通过认股期权协议,锁定未来行权时可能会有的股权增值收益,这对商业银行而言既有可能是超于预期的潜在收益,亦有可能是不得不承受的潜在损失。显然,政策部门与市场主体需要认识到,只有坚持认股期权协议的数量足够多的大数定律原理,才有可能真正平滑潜在收益与损失,投贷联动业务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基于此,在推动投贷联动业务时,应透过现象看业务本质,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认股期权协议的退出方式上(如行权方与受让方的确定等),对认股期权协议的签署方则给予一定程度的容忍。例如,建议在明确退出方式的基础上,允许各商业银行可自行与授信对象签署认股期权协议,如此才能真正有效调动商业银行的参与积极性,也更有助于批量拓展投贷联动客户。

 

 

 

 

 

| | | | | | |

版权所有 上海天地金砖传媒有限公司